Wu Qichao: Promote business transformation at the most profitable time

佛山新闻网 2018-09-26


 
广东天安新材料股份有限公司生产车间。
  企业家简介
  吴启超 广东天安新材料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
  18年间,他用前瞻性的战略眼光、强大的战略定力,带领企业实现三次跨越式转型创新。从传统塑料薄膜,到高端家具饰面,从环保汽车内饰表皮,再到全屋家居材料,每次刀刃向内的革新,让企业屡攀高峰的同时,也让行业一次次掀起重大变革。不甘平淡敢闯敢拼,他身体力行践行改革精神,带领企业永远走在转型创新的路上。
  》》学而优则商,不甘平淡勇于打拼
  “学而优则商,国家经济发展需要大批企业家。”
  佛山日报:改革开放初期,您就读于佛山一中,佛山作为改革开放的前沿阵地,这个阶段经济、社会等各方面都发生巨大变化,这对您以及您今后的人生抉择有什么重要影响?
  吴启超:生活在改革开放的前沿阵地,我们是被时代眷顾的一代。
  我是佛山一中85届学生。中学时代恰是改革开放之初,佛山的乡镇企业如陶瓷厂等迅速壮大,许多有技术、有专业的人才从广州过来,作为“星期六工程师”支持佛山企业发展,这给我留下了深刻印象,也让我亲身感受到了民营经济的发展活力。
  我是一个冒险型、不甘平淡的人,而改革开放的精神和氛围,更让我变得无所畏惧。我希望用自己的专业知识,为自己的事业打拼。
  在这种背景下,我在高考时选择了深圳大学,希望在深圳这个当时全国改革开放最前沿的地方,得到快速成长。最初我入读的是英语系,但很快发现,英语于我而言更多是工具,我希望学习综合性更强的学科。当时学者张维迎提出“学而优则商”的观点,让我触动很大,国家经济发展需要大批企业家,改革开放要让最优秀的人成为企业家。受此影响,我最终选择了工业管理专业,也坚定了将来从商的信念。
  回顾我的个人发展和天安的成长,无不与改革开放等国家政策息息相关。
  1977年恢复高考,让我有机会上大学,接受高等教育。1992年邓小平南巡后,广东民营经济迅速发展,我选择在1995年下海。2001年,中国加入世界贸易组织,2000年我创办了天安塑料,企业逐渐和国际接轨。2012年党的十八大召开,民营经济迎来新机遇,天安正好处于转型升级的关键时期,那一年我荣幸当选2012年“广东十大经济风云人物”。当前,天安正积极响应“一带一路”倡议,把技术生产力布局在“一带一路”沿线国家和地区上。
  佛山日报:所以您后面的创业也是受此影响?
  吴启超:我在改革开放的浪潮下开始创业,但真正走上实业道路,其实是阴差阳错的过程。
  我1989年本科毕业后,在一家国企待了6年,做过业务员和财务总监。后来,我觉得不张扬不年轻,自己有一定能力,趁着年轻要有冲劲、勇于打拼。于是,1995年,我选择下海,从事进出口贸易工作。
  到1998年,我在从事材料贸易时,遇到一个机会:台山的一家塑料工厂倒闭了,客户提出由我出资,他们提供技术和市场,把工厂租赁下来共同运营。
  我提出一个机制,我出资70%,但分红只要60%,返还10%给管理人员。这个机制极大刺激了他们的积极性,第二年工厂就活过来了,利润翻了一番。到第二年我又提出转让股份,持股仅35%,其余由管理人员和员工出资,由此工厂逐渐步入正轨。
  当时我是项目总负责人,要让企业扭亏为盈,只能挑起肩上重担,用自己的能力、智慧、斗志把事情做好,从投资者变成一个CEO实属无奈。
  这是我工业管理的第一个成功案例,也由此开启了我在塑料行业的创业之路。我们这代人没办法选择自己想要的生活模式,但既然选择了实业,就要有坚定的信念,做一行爱一行,把事业做好。
  》》踏准时代鼓点,18年三次转型
  “要打造一个卓越的百年企业,就得永远在转型的路上。”
  佛山日报:18年间您带领企业实现了三次转型,转型的原因是什么?
  吴启超:2000年,佛山市天安塑料有限公司成立。2012年10月,天安塑料转制,更名为现在的广东天安新材料股份有限公司。18年来企业经历了三次转型。
  第一次转型是在2003年。那时企业首次实现不亏损,开始盈利,产品以传统的薄膜及皮革为主。我认为,佛山虽然在轻工业制造上很有名,但装饰材料产品都很低端,跟日本、台湾等地没法相比。随着生活需求不断提高,低端产品的生产模式必然难以持续。为此,我从台湾请了很多技术人才,对压延产品进行深加工,进军装饰材料行业。
  第二次转型是在2009年。那时金融风暴刚过去,我们开始谋求升级换代,进军汽车内饰。
  此前,汽车内饰基本由日德韩美等国外企业垄断。汽车工业是大国重器,中国作为经济大国不可能没有汽车产业,没有内饰产业。因此我们加紧技术攻关,通过4年努力,终于把产品做进了日产、丰田、吉利、上汽、通用等汽车里。第二次转型也让我们走进了资本市场,天安新材于2017年9月6日在上海证券交易所主板挂牌上市。未来5到10年,我们的目标是成为世界前三的汽车内饰供应商。
  如今,天安正面临第三次转型,要把环保要求高的汽车内饰技术,应用到全家居空间,提供环保艺术空间的解决方案。
  转型是一个烧钱的过程,烧的除了钱,还有企业家的精力和资源。如果在经济环境不好的时候转型,可能会加速企业的衰退,所以我们要居安思危,在最赚钱的时候转型。要打造一个卓越的百年企业,就得永远在转型的路上。
  佛山日报:每一次转型肯定会遇到很多困难,您是怎么带领企业克服的?
  吴启超:最困难的是第二次转型期间,2010年到2014年,我们不断在市场试错,每年的研发投入约3000万元,但结果是颗粒无收。如果不是有其他产业支撑,公司随时面临亏损和现金流的断裂。
  当时很多管理人员、股东对此不理解,甚至有质疑反对的声音,有人退股了,有的PE(私募股权投资)撤资了。一直到2015年,公司业绩才有了大幅上升,我们才开始着手申报上市材料。
  这4年我们之所以能支撑下去,靠的是企业家精神和企业管理方法。
  一个企业要有好的领头羊,对未来有精准的、前瞻性的预测,要有战略定力。我们企业最宝贵的地方,是坚持自己的战略方向,绝不跑偏,烧钱的金额在力所能及的范围内,烧钱的方向是市场和研发。
  有了毅力后还要有方法,问题才能解决。企业转型,人才是第一步。我们通过管理层持股、股份制改革,建立了留住引进人才的机制,让技术骨干、市场营销人员变成企业的股东,成为事业合伙人。
  建厂初期,我们尝试内部持股,让员工享受股权分红。到2012年公司正式改制,共有近百名员工持股。持股后,人才能分享企业成长的财富,企业高管基本没有离职的,员工队伍也比较稳定。利益分配的问题解决了,就能焕发人的主观能动性,最终做好技术、打通市场。
  》》坚守民族情怀,秉承创新特质
  “创新是企业家的最大特质。”
  佛山日报:您是一位非常有民族情怀的企业家,长期身体力行支持民族工业的发展,听说您自己用华为手机,也鼓励公司高管用华为手机,支持国产品牌?
  吴启超:我们的汽车内饰产品靠的是自主研发的技术,打的是自主品牌,很多都卖给了日系和法系汽车品牌。有一次,我走进一家民营企业,一个技术员告诉我,我不敢用你们的东西,因为所有人都在用日本的产品,如果出了问题我不用背锅,但如果用你的产品出了问题,领导就会来找我麻烦。
  这是一种对国产品牌的不信任。如果每个人、每个企业都这样想这样做,我们国家的产业创新从何谈起?
  技术创新,最后要形成产品、市场。如果每个人都用苹果手机,不用华为手机,那华为怎么成长?如果我们都不拿出实际行动支持国货,那我觉得国家是没有前途的。所以我本人也好,企业管理人员也好,都用华为手机,用实际行动向华为致敬。我坚信,市场给了华为机会,总有一天他们会越来越接近甚至超越世界同行。我也这样勉励自己的企业员工,总有一天我们天安也会超越日本等同行。
  没有技术就没有话语权。民族工业的发展中,技术创新非常关键。
  2013年,我们通过一家日本供应商,拿到日产天籁的订单。这是我们进入日系汽车内饰的第一个订单,过程却颇费周折。最初日本供应商提出OEM方式,提供技术让我们代工。但我们拒绝了,而是用了半年时间,用自己的技术把产品做出来了,那个时候他们才相信,原来中国人也可以做出符合日系汽车标准的产品。正是有了技术,我们才和这个日本供应商签订了合同,才有了后来一级供应商和我们的接触,帮助我们成功打开了日系、法系等汽车内饰市场,打断此前外企对该行业的牢牢垄断。
  佛山日报:近年来,佛山一直大力弘扬企业家精神,2017年,您还被命名为“佛山·大城企业家”。作为一名企业家,您如何看待佛山的营商环境?
  吴启超:不管是从政府政策还是市场环境、产业配套来看,佛山都是做实体经济的好地方。在经济低迷的时候,政府能出台很多政策,如“禅十条”等,支持企业渡过难关。佛山的营商环境好,是小政府、大市场,在这里,民营企业可以茁壮成长。
  除了政府引导,企业发展关键靠自己,发挥好企业家精神。
  企业家是整合所有资源推动企业进步、推动社会发展的一个群体,创新是企业家的最大特质。作为企业家,首先要把企业做好,作为合法的社会公民,让股东、投资者、员工、客户各方得到应得的利益;其次,企业家要给员工一个成长的机会,共同分享企业发展带来的社会影响力和财富;最后,穷则独善其身,达则兼济天下,当企业能够做大做强,要主动承担社会责任,为社会做更多贡献。
  文/佛山日报记者何绰瑶 图/企业提供